李学先老大哥永远活在我心中

频道:行业资讯 日期: 浏览:173

李学先老大哥永远活在我心中

吴 健 民

对于李学先同志这样一位老红军英雄人物,我因为缘分来得迟,倒是较晚的时间才认识。但是,当我认识之后,其印象却经常出现于脑际。

1955年8月,省委派我到省水产局去协助肃反工作(由反胡风引发的一次肃反运动)。那时侯,学先同志已到省监委任副书记了。我参加一次省直属单位肃反工作会议,他也参加了。有人指着他悄悄地告诉我:他就是李学先,老资格,以率直敢说真话著称于世。早年红军队伍出现肃反扩大化的时候,什么“AB团”、“改组派”、“第三党”,伤害了许多好同志,他就是敢于讲不同意见,敢冒死抵制,挽救战友……

当然,我参加省水产局肃反领导小组,当时并不意识到这场运动会出什么冤假错案。后来,到了肃反运动后期,对于处理水产局属下供销公司温经理的问题,我同水产局主要负责同志的意见不一致,我反对无限上纲、定性不准的这种做法。因此,曾找过李坚贞大姐反映情况,说明我的观点。因为对学先不熟悉,我不敢贸然去找他。虽然那时侯我求援的心绪中也闪现过他的形影。

也许由于当年大气候的原因,错误处理温经理的问题,一直拖了几年才平反改正。

以后,经过反右倾机会主义风波,又是文化大革命的一场大灾难,一晃就是二十年。

信是有缘!1984年3月,李学先同志和我一起被选进新成立的中共广东省顾问委员会,他是省顾委常委。这样,我们才有经常接触的机会。

1984年10月底,在省顾委学习党的十二届三全会《关于经济体制改革的决定》座谈会上,大家发言热烈,气氛十分活跃。我也作了发言,着重谈农村经济改革的体会,对商品经济、价值法则和市场调节的认识,还有我在珠海经济特区工作的一些心得,以及多种形式的经济责任制问题等。大家的确谈得很融洽。座谈会结束,走出会议室,学先见到我,一把拉住我往前走,还紧握住我的手,神情严肃而又激动地说:“我完全同意你的观点。我听得很有味道。对于经济工作,我没有什么经验,今后有些问题还要找你交谈请教。”

我顿时感到这位比我大九岁的老大哥,如此认真对待学习,态度又是这么谦虚,实在令人敬佩。但一时又没有表达出这种感情来,只是随口说:“是的,今后改革开放深入发展,必然还会碰到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我们大家都要进行更多的学习和探讨。你的经历长,还要向你学习很多东西。”

1986年,根据中办发43号文的年龄规定,学先等一批老同志退出顾委,我们又不在一起了。到了九十年代,省顾委1993年5月按十四大的决定撤消了。我们另成立了顾委联谊会,作为社团组织,保持原顾委成员晚年的联谊活动。组织上又按党的关系归属,将学先和我,还有其他几位老同志,同编在省委办公厅老干部处所管的一个支部中。因此,过组织生活,大家在一起,谈思想,谈政治,谈“老有所学”、“老有所为”。精神生活的沟通,密切多了。我进一步看到学先的坦诚、率直,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处处从国家建设的大局出发,从党性的原则高度去考虑自身应尽的义务——这种高尚的品德。从此,我们的友谊加深了。

千禧年到来了。元旦,学先同志给我送来一张设计精致的贺年卡。这卡正面印上学先访问革命老区的照片,旁注写的是“庙沟会”。“庙沟会”这三个字,其实是学先一段经历的题目,它又蕴藏着一个情深意长的故事。

李学先老大哥永远活在我心中

1996年5月,李学先从广州千里来到山阳县寻到恩人的场景——扯旗山人摄影 “13”庙沟是一个地名,它是陕南山阳县袁家沟属下的一个小山村.1935年4月,李学先随红二十五军长征已到达陕西省的南部,在一次战斗中左腿受伤骨折,部队留他在庙沟那里养伤。那里有地下党组织的掩护,老区的群众视红军伤员为自己的亲人,关怀备至。学先养伤的那一家张婶子最后就认了他为干儿子,引出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照片,正是90年代中期他重访庙沟同革命老区群众座谈的留影。

李学先老大哥永远活在我心中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