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 Image 2 Image 3 Image 3 Image 3

2023泛互联网人才报告:吸引互联网人才最多城市南京排前十

频道:行业资讯 日期: 浏览:537

原标题:2023泛互联网人才报告:吸引互联网人才最多城市南京排前十

近日,脉脉高聘发布《2023泛互联网行业人才流动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大厂招聘规模收缩,「新一线厂」崛起正在重塑行业人才竞争格局。数据显示,2023年泛互联网行业人才供需比持续走高,从2021年的0.45升至2023年的2.34,人才供大于求。与此同时,互联网行业平均薪资连续三年小幅度下降,但AI人才、高技术人才仍然炙手可热,薪资连续三年逆势攀升,吸引互联网人才最多城市南京排在第八位。

超半数跳槽者转行,大厂暂停扩张新一线厂持续释放需求

《报告》显示,2023年上半年,互联网行业求职难度创新高,人才供需比持续上升,达到2.34,平均约5个人才竞争2个岗位。同时,互联网行业出现明显的人才溢出现象,人才流入流出比为0.96。52.31%的从业者转行进入其他领域,比2022年增加2.27%。其中,转去电商零售行业的人才占比最高,为12.83%,其次是新生活服务行业(6.63%)和游戏行业(6.44%)。

从整个行业的新发岗位量来看,泛互联网行业招聘需求持续收缩,但不同规模泛互联网厂商间招聘变化显著,同时大厂与新一线厂之间的招聘规模差距逐渐缩小。2023年处于快速发展期的新一线厂仍保持着稳定上升的招聘量,其中,小红书的招聘指数从2021年的第15名提升到2022年的第2名,且在2023年继续保持第2的位置,仅次于字节跳动;蚂蚁金服和美团的招聘指数相对稳定,一直保持在前5名之列。

2023泛互联网人才报告:吸引互联网人才最多城市南京排前十

热投企业易主,小红书、米哈游与大厂“抢人”

从投递量来看,互联网厂商获得从业者投递量的排名发生明显变化。2022年开始,以小红书为首的新一线厂的投递量显著上升,米哈游、得物等公司也出现在热投榜单。

2023泛互联网人才报告:吸引互联网人才最多城市南京排前十

从人才流动结果来看,千人规模厂商连续两年吸纳5年以上经验人才比例超过大厂。2022年,5年职龄人群流入千人规模厂商的比例为28.72%,超越大厂的23.72%,2023年1-6月5年职龄人群流入千人规模厂商的比例依然领先大厂,高出3.56个百分点。

2023泛互联网人才报告:吸引互联网人才最多城市南京排前十

值得关注的是,万人以上规模大厂人才流入流出比从2021年的1.24降至2022年的1.01,到2023年更是降至0.97,首次出现人才净流出。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1000-5000人规模企业人才吸引力显著高于大厂,虽然人才流入也在放缓,但连续三年人才流入流出比大于1,处于人才净流入态势。

以小红书、米哈游为代表「新一线厂」异军突起。因业务发展势头强劲,招聘需求显著增长,并愿意为人才支付更高的薪酬回报,「新一线厂」在人才市场上的关注度和吸引力大大增加。从人才求职意愿来看,超1/4互联网人希望去高速发展的千人规模企业。

2023泛互联网人才报告:吸引互联网人才最多城市南京排前十

互联网平均月薪接近4万,高技术岗平均薪资逆势三连涨

近3年,泛互联网行业新发岗位的平均薪资呈现略微下降的走向。从2021年的40402元下降为39905元。然而,在年薪50万以上的从业者人群中,硬件开发、移动开发、前端开发等核心技术人员,依然取得薪资三连涨。

从不同规模厂商新发岗位的平均薪资来看,互联网新一线厂更愿意为高技术人才买单。从2023年1-6月招聘岗位量中月薪5万以上岗位占比排名来看,米哈游和小红书凭借92.18%和88.56%的比例强势占据第一和第二,竞争资深及头部人才。

AI方向岗位抢人激烈 运营类岗位人才竞争加剧

从不同岗位的人才供需比来看,高技术人才保持了紧缺态势。2023年上半年,泛互联网行业最紧缺的岗位主要集中在AI方向,运营岗位人才求职竞争激烈。算法研究员以0.47的人才供需比位居人才紧缺度榜首,平均2家公司争夺1位人才。AI技术的爆发也推动了人工智能工程师、自然语言处理、深度学习等AI方向人才的招聘需求,这三个岗位的人才供需比分别为0.61、0.66、0.73,人才供小于求。相比之下,互联网行业运营人才求职竞争白热化,内容运营、社区运营、新媒体运营成为求职竞争最激烈的TOP3岗位,平均5个人才竞争1个岗位。

2023泛互联网人才报告:吸引互联网人才最多城市南京排前十

京深沪蝉联吸纳互联网人才数量TOP3 字节跳动小红书多地均衡吸纳人才

从吸纳泛互联网从业者数量的城市排名来看,近3年,北京成为泛互联网行业最具吸引力的城市三冠王,深圳、上海、杭州、广州依次占据第2-5名。值得关注的是,由于近年来多个大厂在武汉设置研发中心及审核等岗位,使得武汉连续两年成为吸纳互联网人才排名第六的城市。

张一驰认为,脉脉人才流动数据所揭示的不仅反映了企业生命周期阶段的影响,也反映了不同企业发展战略的人才效应。不论是大厂还是中厂,其内部都存在着不同的业务场景,即成熟业务和成长业务。随着人工智能的加速,不同代别与规模的互联网企业普遍面临新一代技术的机会与挑战,因此企业的技术战略内涵势必作用于企业的人才战略。互联网行业大厂与中厂之间的人才流动不仅是行业既有格局演变的结果,也可能是行业未来格局的一个关键驱动因素。

毛毛 晓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0 留言

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验证码